夏挽沅拿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她一般不接陌生电话,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她下意识的按下接听键,

卫衿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表姐,对不起,你能来接我一趟吗?”

夏挽沅很直接的,“地点,”

卫衿报了个位置,然后便着急的挂断了电话,

夏挽沅径直从床上坐起来,君时陵感知到夏挽沅的情绪,“怎么了?”

“卫衿出事了,”虽然卫衿电话里并没详细的说发生了什么,但卫衿不是什么冒冒失失的人,能让她惊慌至此,一定是出了大事。

“我陪你。”君时陵也起身穿好衣服,陪着夏挽沅一同出了门。

医院附近的小卖部里,卫衿放下电话,小心的看了一眼医院门口,三队人正以医院为中心,朝外搜索着找人,

眼看着那些人离小卖部越来越近,卫衿手心里直冒汗,她看了一眼外面的街道,趁有一对小情侣进门,借着他们的阻挡,卫衿出了小卖部,躲进旁边一条小巷子里,

此时已经是深夜,店铺超市基本上都已经关了门,街道上安静的只能听到搜查人员的脚步声,卫衿不敢离报的地址位置太远,她怕夏挽沅找不到她,只能安静的躲在巷子里,

“废物!你们怎么让那个卫衿跑了?!”张宜不满的看着面前的人,“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她吗?”

“少爷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刚刚少爷那个样子,我们也不敢耽误。”

俏皮小甜心手捧西瓜日系写真

“今天要是把她抓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张宜皱着眉,“赶紧去!”

卫家估计是不会收留卫衿的,但那个夏挽沅是个麻烦的人,万一让卫衿跑回去了,穆家这些事不就泄露了吗?

张宜越想越慌,不行,她得把这件事情通知穆霆。

巷子里,一队人正站在巷子口,离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看着那满地的垃圾,想到那个得体优雅光风霁月的女人,队长摇了摇头,“那个女人估计不会躲在这里面,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是,”

众人刚要走,巷子深处却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所有人的脚步停住,拿出手里的铁棍,打开手电筒,径直的朝里面走了进去,

卫衿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往垃圾桶后面藏,然而这里的地方太小,她有半个身体依然露在外面,

“喵”不远处,一只黑猫跳下来,扑落一地的瓶子,

“臭猫,吓我一跳,还以为是那个人躲在里面呢,走了走了,这巷子里什么味道,臭死了。”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又往回走,卫衿轻轻的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面前的垃圾桶突然被踢开,一道强光径直照在她的脸上,为首的青年一脸得意,“藏什么呢小美人?差点就让你跑了。”

卫衿站起身来,不卑不亢,“我是法律认证的穆家少夫人,你们要是敢胡来,穆老爷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美人想多了,”队长咧嘴一笑,“我们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子啊,行了,跟我们走吧。”

一群人将卫衿围在中间,带着她上了车,直奔穆家别墅而去,

别墅里,张宜看着被压进来的卫衿,眼中闪过厉色,“你们把她给我按住了。”

卫衿没有挣扎,她不会武,身边的护卫都是特等级别的保镖,她的挣扎是无畏的,甚至只会让张宜觉得更有成就感罢了,

张宜走上前,直接一个巴掌拍在卫衿脸上,“贱人,让你跑!”

就因为卫衿跑出去的事情,刚刚穆霆对她大发雷霆,要是卫衿找不回来,他们对穆风下药的事情被捅出去,穆家的脸面就要被丢尽了,

卫衿喉头涌出一分血气,她冷冷的看着张宜,哪怕已经是如此狼狈,落在张宜眼里,却依然高贵,

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卫衿这样的大家闺秀,就如同穆风的生母一般,让她恨之入骨,她恨死了她们骨子里那种高高在上的矜贵,衬得她越发自卑。

“打吧,”卫衿盯着张宜的眼睛,“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张宜嘲讽的勾起嘴角,手抚上自己的肚子,“你不就是仗着有穆风帮你撑腰吗?你真以为,穆家非穆风不可了?”

卫衿瞳孔微缩,下一秒,张宜在她脸上又是一巴掌,然后凑近她,“告诉你也无妨,我怀孕了,你觉得,穆霆会选择要一个跟他夺权的儿子,还是要一个二十年之后才能继承家产的儿子?”

卫衿眸光碎裂,她语气难得急切,“你要是敢对穆风做什么,爷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怎么会对他做什么呢?穆风是我的儿子,我疼他都来不及,”张宜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然而当她转身的时候,却是一脸的狠厉,“给我打。”

她看卫衿不爽已经很久了,仗着有穆风的宠爱,就想在穆家作威作福,也不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得到张宜的命令,四五个保镖的腿同时踢向卫衿,卫衿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卫衿紧咬着牙关,身体仿佛已经到达了极限,没有一块地方是不疼的,到最后,她都已经近乎麻木了,

意识逐渐的涣散,在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卫衿想到穆风,眼中盈上泪水,是她连累了穆风,如果不是她,穆风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夫人,她晕过去了,”保镖们见卫衿昏迷,蹲下来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还活着,

张宜瞥了一眼,挥挥手,“赏给你们了,好好享受吧,别给整死了就行。”

“谢谢夫人!”保镖们面上是明显的喜色,

卫衿有多漂亮他们都是见过的,虽说现在身上被打的青紫一片,但未尝不是另一种情趣,

大家兴奋的将卫衿抱出去,急匆匆的就往宿舍里跑,

“兄弟,你先吗?”

“一起啊,还分什么先后,”队长啐了一口,摩拳擦掌,“这小美人不知道有多嫩,哥几个今天算是享福了。”

床上,卫衿安安静静的躺着,已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