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在两军在本地的过往数次交手中,后金军一般都在兵力方面占有一定的优势,这保障了他们在武器装备处于明显落后的态势下,依然能够对海汉军形成威胁,让对手无法放开手脚攻打港湾北边这处据点。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后金军的骑兵部队的确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在骑术和环境适应性方面也要胜过海汉骑兵。海汉这边骑兵编制就这么几百号人,对军方来说个个宝贝得很,自然不愿将他们轻易投入到需要与敌人兑子的战场上去。

而缺乏骑兵的有效掩护,步兵和炮兵当然也不敢轻易深入内陆去面对后金骑兵,哪怕在武器性能方面占有优势,兵力相当的时候以步对骑也不虚,但海汉军这种严重依赖后勤供给的作战方式还是会忌惮后金骑兵包抄自己的后路。

而这次的兵力对比与过往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海汉虽然来的船不少,但穆特布并不认为对方会在旅顺口打持久战,而且自己麾下这一千多战士下马守城,上马就是骑兵,在机动力方面占有绝对的优势。只要掌握好时机,海汉人也只能跟以前一样,折腾一番之后无功而返。

直到下午,海汉陆军才横渡港湾,开始在旅顺口北边的海岸上列阵。而在海汉军登陆期间,后金军一直保持着极大的克制,甚至都没有派出人马去对其进行骚扰。这当然也是因为他们之前已经尝试过半渡而击,但被海汉舰炮教做人之后,便已经吸取了教训。

“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登陆,野猪皮对他们那套战术很有自信啊!”王汤姆站在甲板上用望远镜看过海岸上的情况之后,不无感慨地说道。视野中并未发现后金的人马,而远处那座原本属于大明的城池也继续保持着沉默,看样子后金军是打算跟过去一样据守不出了。

“这些关外蛮子能有什么战术?还不是打明军那套东西而已。已经花了一年时间给他们培养错觉,现在是该敲打敲打他们了!”钱天敦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看样子对这一战也是相当期待了。

海汉在过去这一年中与后金军的交手,多数时候的确并未倾尽力,只是在通过各种方式试探敌人的兵力部署、指挥体系、战术等方面的情况,并对自身的作战方案不断作出修正改进。在没有确定要占领这一地区之前,海汉军方一直在对自己的作战战术进行掩饰,以便能在决战中一鼓作气打掉对手。

这样的套路其实并不复杂,如果后金有足够强大的情报机构,那么要搜集海汉在南方的各种战例也并不困难。他们要是能多了解一下海汉军以前是怎么解决骑兵和城防的,或许会对目前的局势有一些更深刻的认识,就不会狂妄地认为海汉军“不过如此”了。

特战营的士兵们在登陆之后很快便以连为单位完成了集结,但他们并未等待后续的骑兵和炮兵部队部登陆,便已经向内陆地区展开队形,开始分头行进了。

如果是使用旧式武器的火枪兵在敌人的骑兵部队面前作出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自寻死路,分散的火枪兵在机动能力极强的骑兵面前就如同活靶子一样,明军在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不仅明军,这个时代所用使用线形阵列战术的火枪兵部队其实都有同样的弱点,那就是在应对高速运动的骑兵时会面临火力不足的困境,一旦因为对手不停变幻行进路线或节奏造成射击频率混乱,就很容易被骑兵抓住机会冲破阵形。而火枪兵只要失去了阵形,其火力输出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因此像欧洲国家在这个时代仍然有大量的部队是由长矛兵与火枪兵混合编制,由长矛兵负责在近距离上抵御敌军骑兵掩护火枪兵。

狐狸精女朋友 玩性感

但海汉正规军的编制中已经早就取消了长矛兵的编制,基本就是靠着先进步枪带来的稳定火力输出来与敌人进行对抗。而特战营目前所装备的七连发步枪将这样的战术再次提升,已经基本接近了后世的陆军班排小分队的战法,即便是一小队人也能拥有威力极大的火力输出,而小队之间的配合更是可以形成致命的交叉火力,即便对手是骑兵,在这种火力网的围剿之下也很难幸免。

不过这种战术算是海汉军中的秘密武器,此前并没有在辽东战场上亮过相,后金军也不知道海汉人手中还掌握有这样的杀手锏。而海汉军却知道后金善用骑兵,并且每次与海汉交锋时都有骑兵在侧翼掠阵,只要抓到机会就将包抄过来,这也使得海汉陆军没办法安心突进到中左所城下。但后金军的战法单一,海汉经过多次试探之后,已经基本摸清了对手的这套战术,而且他们不像海汉还有改进的余地,刀弓马背就是后金军部的本钱了。

钱天敦针对后金军的骑兵,制定了一套颇具风险的战术,那就是将部队主动拆分开来,以散兵方式向敌人控制的区域推进。当然这个“散”并非散兵游勇或是一盘散沙的意思,而是指战斗阵形不再是以线形阵列为基本,各作战单位之间都保持一定的距离,以控制更大的范围并形成交叉火力。

这种阵形在这个时代的战场上当然会被视作明显的漏洞,没有哪国的火枪兵敢采用这样的战术,也没有哪国的骑兵见识过这种套路。钱天敦知道对手肯定会上钩,但具体能打出什么样的战绩,那也还是得看部下们的临场发挥了。类似这样的作战方式,特战营已经不是第一次采用,不过以前却没有过以此来对抗骑兵的战斗经历,因此风险还是颇大。

但钱天敦对自己的部下们颇有信心,他相信在经历过各种战事锤炼之后,自己带出来的这支部队并不会在任何敌人面前乱了阵脚,哪怕是以骑战著称的后金军也是一样。

在一线指挥特战营的依然是营长高桥南,事实上目前由他指挥的主要是三个战斗连,按照计划分兵三路向前方缓缓推进。虽然看似是以零散的阵形在行进,但实际上都是以班为基本作战单位,班排连营各级指挥体系也都做好了应战的准备,只等对手现身自投罗网了。

这两年在特战营中立下不少功劳的孙真已经荣升排长,麾下指挥着四个班近六十人的编制。这四个班看似各自为战,但班与班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得非常好。如果从空中俯瞰,可以看到这四个班是以孙真亲自指挥的一个班为中心,另外三个班以一百二十度的夹角分散于外围。这样就可以保证敌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袭,都能有至少三个班在第一时间与其接战并形成火力网。三个班至少有四十支连发步枪,这火力输出强度基本上已经等同于一个使用传统单发火枪的连队了,要应对百骑规模的冲阵也不在话下。

而孙真所在这个连的连长天草四郎,也是亲率一个排坐镇中心,另外三个排以同样的方式围绕在外,互相之间形成策应。排与排之间的火力网更加强大,如果说排级作战单位便足以应付百骑规模的敌军骑兵,那么这种排与排之间的协同作战杀伤力就至少翻了三四倍。

为了保证三路部队互相之间也能有所照应,钱天敦让随后登陆的骑兵承担起了在三路步兵之间策应传讯的任务。虽然这次哈鲁恭带来的骑兵仅仅只有骑兵营的一半编制,但考虑到单兵装备所带来的战斗力加成,将领们都认为这一百多骑的战斗力也足以实施这次的作战方案了。

如果这样都还是抵不住对手的骑兵,那么钱天敦安排的后招便是由骑兵营掩护步兵后撤,再由后方阵地上的火炮为回撤的部队提供掩护。当然不到万不得已,钱天敦并不打算启动这个备用方案,因为这意味着特战营会出现不小的战损,毕竟再怎么掩护,两条腿也跑不过四条腿,而且后撤过程中被敌军骑兵冲散阵形的几率也会相应大增。

这样的作战方案虽然具有一定的风险,但钱天敦与其他几名将领讨论之后,还是认为这个法子大概是破敌军骑兵并杀伤其有生力量的最有效办法了。因为海汉骑兵数量有限,只要对方不发动冲锋,几乎不可能形成剿杀后金骑兵的局面,哪怕是海汉能够攻破所城,对方也可以见势不妙溜之大吉,海汉靠着以步兵为主的部队可没法将对方的骑兵都截下来。

也就只有钱天敦制定的这种诱敌出击的方案,才有可能将后金骑兵引入安排好的杀阵中进行打击。只要能给对方造成足够大的杀伤,眼下入冬在即,以后金这种近乎原始的武装水平,想要再从辽东调兵遣将组织军队来夺这旅顺口,便是已经来不及了。

海汉军的举动自然也落在了在城头上观战的穆特布眼中,他看了许久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海汉人竟然放弃了最为厉害的火枪阵,将步兵就这么打散了前压上来。这是海汉人自恃武力无双,还是觉得后金骑兵的马刀已经钝了?

穆特布当下还算比较慎重,即便看到了海汉军这种近乎愚蠢的排兵布阵,他依然没有急于下令让潜伏在城外的两支骑兵出击。穆特布深知海汉军战力不弱,甚至远强于后金的其他对手,死在旅顺口的几名前任已经用性命证实了这一点,所以他也很担心海汉人作出这种动作是在故意引诱自己上钩。

但他麾下各牛录的战将看到这样的场面却已经按捺不住了,纷纷主动向他请战,想要尽快赶去城外收割一波人头。毕竟与海汉人打了这么多次的交道,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机会,后金战士个个都是在马背上长大,一看之下便已经意识到了对方“疏忽大意”所留下的巨大防守漏洞,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

穆特布犹豫了良久,眼看对方步兵已经远离海岸线,应该也已经脱离了舰炮的射程范围,又没有骑兵随行护卫,当下也觉得对方大概是这一年没有在旅顺口吃过什么大亏,所以这次是真的有些托大了才会使出这样的昏招。但机会稍纵即逝,如果等对方行进到城下完成重新集结,那时候骑兵想要冲散其队伍就太困难了。

“传我命令,打出旗语,让城外两个牛录出击!”穆特布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这个机会还是值得搏一把。他甚至都不需要给出更细致的指令,城外的骑兵看到这样的态势,自然知道该如何下手才是。

骑兵利用自己的机动力切割步兵阵形,然后分头歼灭,这本就是最基本的骑兵战术之一。如今海汉军的步兵阵形如此分散,要是还不知道该怎么操作,那带队指挥作战的牛录额真都可以拖出去砍脑袋了。

很快从城头上升起两面旗帜,这分别代表了在城外潜伏着的两支后金骑兵,看到旗帜升起的信号,就代表甲喇额真穆特布已经下达了战斗命令。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两支骑兵当即便从林中现身,从侧翼慢慢加速向行进中的海汉军掩杀过去。

之所以没有直接冲杀,这也是后金骑兵的战斗经验,慢慢加速让马匹逐渐适应战斗节奏,同时也是借此向敌军逐渐施加压力。如果对手看到骑兵出现之后选择后撤,那么追击跑路中的对手就要比正面对抗容易得多,一旦接战很容易就造成敌军彻底溃败。这样的作战经历在大明军队身上已经得到了多次验证,在后金骑兵的眼中,海汉军这些步兵的心理素质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在后金骑兵出现的几乎同时,行进中的海汉军已经停住了脚步,开始在军官的指挥之下调整阵形,准备应战正缓缓接近中的后金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