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雪家商量的时候,那边妖异已经很快和麒麟剑几个找到了一个深谷,这片深谷要比雪家人现在所在的山谷更加诡异。妖异一来到这里,眼睛就放光了。

“呵呵。肯定在这里!”妖异刚刚走进深谷,就已经断言了。

姬艳看了一眼妖异。

妖异也不卖关子,而是激动地说道:“这里有阵法。你说说,如果这里没有什么,何必在一个后山破谷里搞阵法。”

听到妖异这么说,姬艳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姬艳很快就说道:“这么说来,我们不应该随便走进去。若是一不小心触碰到什么机关,反而会让人知道有人来了。”

妖异也点头:“这人真是聪明。把地点设置在这个山谷里。这里没有高出,我想要了解一下貌都很难。一旦随便进入,就有可能会触碰机关。”

麒麟剑笑了:“这有何难?阵法只能防备人,却防备不了我的剑魂。”

妖异眼睛一亮,立刻走到了一旁,在地上画了起来:“你主要注意山谷里的石头和树木和有标志性的东西。这里面的东西太多,我现在不能确定,他用什么设阵,你先去一次,这一次不用关注太多,只要将一些你觉得奇怪的地方记下来,然后回来画给我看,我来判断。”

麒麟剑点头:“好。”

瞬间一道剑气就飞出去。

妖异又看了看四周:“这里看似非常普通,恐怕也是担心若是阵法太多,反而会让人怀疑。故而只有这个深谷才有这样的阵法。你们可以通知景昇他们了,找到机会就撤退,退到这里来,等我破了阵法,我们一起进去找入口。”

姬艳点头:“好。”

拿着气球的女孩图片

姬艳和苍潇泉也不罗嗦,这些都是在来之前都商量好的,两个人立刻开始着手通知景昇他们。

那边,北冥扛着自己的长剑走到了景昇身边:“啧,真是好久没有杀的这么痛快了。不过师叔,这雪家人还真是深藏不漏啊。别说什么死尸了,就看看他们现在手上握着的这群侍卫的人数,就不容小觑啊。”

“一个千年的老族,自然还是有些看头的。”景昇也点头。但从人数上来说,雪家一定是有所图的,不然不可能养着这么多人。

正在此刻,轰地一声巨响。

“闪开!”景昇厉声大喊。

瞬间,平地再次炸开几个大坑。

“火器!雪家的人手中竟然还有火器。”黑崖都有些吃惊,此刻他也聚拢在景昇身边。

景昇眯了眯眼睛,还没有吩咐,那边云千悦已经走了回来:“已经传来消息了。既然他们出动了火器,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送死了,正好撤退,到是不用故意找机会了。”

景昇点头:“撤。黑崖这事儿你上点心,不用对付,但是暗中观察一下,雪家到底还有些什么。”

黑崖点头:“是!”有些东西还是要防范的。火器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而且火器这东西危害极大,一旦出现,死伤重大。

瞬间,景昇几个已经分头离开。

那边雪依冷笑:“我还以为魔尊有多厉害呢。”

而雪老夫人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雪沁也带着火器队回来了,直接说道:“景昇还是很小心的,我们火器一出现,他们就立刻撤退了。”

雪老夫人点了点头:“景昇向来聪明。若是咱们就是出动侍卫,凭着他的本事儿,他肯定要冲进来,多杀我们几个人,为魔勋报仇。而,我们手中有火器,他自然不会留下来用肉身死扛。他们几个人也许能够扛下来,可是他们带来的人就不一定了。毕竟人肉怎么能和火器抗衡?”

“只是,竟然又让他们多知道了些我们的秘密。”

雪老夫人这一次没有继续说话,脸色极为难堪。是啊,如今雪家的底牌让景昇知道的越来越多了。

那边,景昇的人已经彻底撤退。而黑崖和回融将景昇他们送到了深谷,看到妖异几个人才放心准备离开。

景昇想了想:“黑崖,雪族的事情你还要多查一查。尤其他们那个死士。他们另愿暴露自己拥有火器都不愿再出他们的死尸,我觉得很诡异。”

明明已经暴露出来了,却不肯让他再见到,甚至要再暴露出火器来也要隐藏。太不对劲了。

“是。”黑崖点头,刚才他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也觉得这一点很不可思议。

回融那边已经拍了拍北冥的肩膀:“要一起小心,到了上古族,不要再冲动!”回融其实最担心就是北冥,毕竟他是生生看到北冥在上古族中死掉的情形的,如今放着北冥继续去冒险,回融心里最为担忧。

北冥却没心没肺地笑着说道:“放心放心。我等着这个机会很久了,一定会好好地。”

看到北冥这个死样子,回融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小子脑子肯定不太好。

“你们回去吧。若是长时间看不到我们几个人,雪族的人会怀疑的。”景昇摆了摆手。

黑崖和回融这才再次离开。

那边妖异已经猛然站起身来:“聪明!这个人太聪明了!啧啧,这阵法是个双阵法。我就说刚才我看到深谷里的东西,我就觉得诡异。”妖异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眼睛放着绿油油的光芒。

景昇之前倒也听过妖异说过双阵法,第一次见,也来了兴趣,自动走了过去。而就看到麒麟剑在妖异的交待下,再次进入了深谷中。

景昇站在妖异身边,眯着眼睛看着地上的鬼画符。

苍潇泉和云千悦都走过去想要一起看看,然后默默走开了,这样的东西不是人能看懂的。

两个人一个对视,就从彼此的眼神中懂了对方,嗯,都没看懂。

而,就听到景昇开口道:“这个石头有问题。”

苍潇泉和云千悦:“.”哪里有石头!一堆画在一起的东西,从哪里看出有石头的!苍潇泉眼睛里都是恐慌,难道是自己眼睛不好?再看了看云千悦也是一脸的懵逼,这才放心的吐了口气,还好还好,自己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