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沧海的话语,也可谓是滴水不漏了。

在不了解其中缘由的情况下,尽量稳住眼前的楚尘。

不过,楚尘这一次,可不会和张沧海继续纠缠下去了。

因为,楚尘心中,隐隐有个不怎么好的预感,如果拖下去,说不定迟则生变。

尤其是,楚尘也是注意到了,那龙虎山后山的动静。

“滚出来!”

楚尘冷哼一声道,顿时这声音便是,在这龙虎山山门之中,传遍开来,带着灵气,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心神震颤不已。

尤其是,这些龙虎山中,某些过去和楚尘,结识过的道人,也是颤抖的看向楚尘的方向。

动了真怒!

旁人,哪里看不出来,眼前这楚狂人的来意,虽然脸上平静若水,但是眼眸之中,那一丝丝怒意,却是毫不遮掩。

究竟是,什么人触怒了他们,这位武道玄境的高人啊!这些龙虎山道人,一个个也都是面面相觑。

有人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龙虎山中,某些不长眼的人,得罪了这玄境高人,否则对方又怎么会,专程来他们龙虎山一趟,而且似乎有所指向!

冬日的一抹暖阳萌妹子和猫

同样,这个想法,也是在张沧海的心中浮现。

“滚出来?不知……楚先生,所指何人,如果是我们龙虎山中,某位师兄弟,或者弟子冒犯了你,我一定立刻将他传叫过来!”张沧海又是开口道。

然而,楚尘面对这张沧海的话语,却是笑了笑,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传叫过来?”

楚尘似笑非笑道,看向了这张沧海的方向。他自然也是知道,眼前这张沧海的身份,如今龙虎山的掌教之人。

“当然了,若真是我龙虎山之人,得罪了楚先生,一定是重罪罚之!”张沧海横眉道,一副严厉的神色。

毕竟,强者无论是,走到哪里都是值得尊敬的存在。

而这楚尘便是如此,拥有武道玄境的实力,更是在华夏军方,拥有极为崇高的地位,可以说是未来华夏,格局的左右人了。

自然而然,张沧海也是明白,和这楚尘打好关系的重要性,对于他们龙虎山,未来在燕京的展,也是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那好,我问你,若一人,侵入我修行之地,毁我结界阵法,该如何?”楚尘淡淡道。

在之前,楚尘便是远远用神识探查过,远在滨海的云深不知处的情况,原本布置的结界,被人用强硬手段给破开了。

可以说,甚至于毁了,云深不知处内一些天地之势。让原本的修行福地,效果大大折损。

“该惩戒,这种冒犯,必须重则,少则五年,多则关上二十年禁闭,甚至更多!”张沧海淡淡道,深深看向了楚尘一眼。

“呵呵,那我又问你,若有人,以势压人,借着他们的手,踏入我名下的世家宗门,意图不轨,那又该如何?”楚尘又是问道。

之前出面对张家不利的,虽然只是秦天龙,但是楚尘却是清楚的知道,那秦天龙只是表象而已。

如今,楚尘便是追寻,这一切的源头而来。

本来,楚尘心中就是有数,张家虽然被他给予了很多帮助,但自身却是不弱,至少不会在一年时间里,变成如此局面。

甚至于,就连张可的父亲,都是遭遇了不测。

“名下的世家?”

张沧海皱了皱眉头。因为,平常都是呆在龙虎山上的缘故,也就导致了,他对于楚尘,以及一些龙虎山之外,俗世的情况不太了解。

也不明白,这楚狂人所说的名下世家,到底是何指。

不过,张沧海微微一想,也是有些明白了过来。如同,他们龙虎山某些道人,会成为世家的挂名供奉一般,恐怕这楚狂人,也是有着他的世家势力存在。

难不成,是他的龙虎山上,某位师兄和这楚狂人名下世家,生了什么冲突不成?

张沧海第一时间,也是在心中猜测起来。

不过,到了这里,他也是没有太多的犹豫,又是开口回答了楚尘。

“只要楚先生愿意,我便能够叫那,对楚先生名下的世家,不利之人,即刻出来,在楚先生面前跪拜磕头道歉!我们龙虎山,也是会尽力,满足楚先生的一切要求。”张沧海心头一横道。

毕竟,和楚狂人比起来,他也是不愿意,生出来太多的事端,如果实力弱于龙虎山,张沧海倒是无所谓。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不是一般的强横,自然而然也是能够让,张沧海一直保持恭敬的态度了。

不过,此时此刻,张沧海的心中,却已经是有着疑惑。

这到底是谁?

怎么如此得罪了,眼前这楚狂人,莫非是真的,不知死活了不成吗?

“一切要求?呵呵!”

楚尘又是冷笑了一声。

“当然是了,这一点我可以为,楚先生保证,绝对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张沧海保持镇定道。

不知怎的,在见到楚尘的冷笑的瞬间,张沧海却是打了一个哆嗦,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仿佛要将他的骨髓,都是给冻上了一般。

“那我最后问你,若有人带着掳走你的至亲之人,甚至还伤了她,这般怨结,你又给怎么……给我一个交代!”楚尘最后开口道,那最后交代两个字,可以说说的格外重。

然而,张沧海在听到了这里的一瞬间,却是彻底的愣住了。

掳走了至亲之人?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处理的事情啊,如果眼前这楚尘所说的事情,都是属实,张沧海也是能够理解这楚狂人为何,会前来他们龙虎山!

张沧海又是,反复看了楚尘一阵,察觉出来楚尘,貌似并非是在说笑!

也就是说……

“既然如此,那人我便驱逐出龙虎山,亲手交到楚先生的手上,任凭你来处置,生死由你定!”

张沧海深吸了一口气道,不过看向楚尘的瞬间,却又是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来。

毕竟,他们龙虎山,上到他张沧海的师兄弟,下到最基本的看门下道士,可都是知道楚尘的身份,不会去随意得罪的啊!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楚狂人的实力,已经是凡脱俗,上面那些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出来的。

那……到底谁?

居然有如此大的胆子,三番两次,触怒这一位武道玄境!

“等一等!”张沧海喃喃道,隐隐察觉出来了不妙。

忽然之间,回想起来,之前李浮生老掌教,带回来一个少女的一幕。

然而,就在这时,楚尘又是开口道,向着那后山的方向,声音直接是响彻了龙虎山,宗门之间。

“呵呵,李浮生,这张沧海都是已经说了,你的生死,如今可是由我来定夺了!”

此言一出,张沧海的脸色,瞬间便是丰富到了一个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