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宫山下,先前各个面带笑意、成竹在胸的几位老者,此际,皆是在发呆,各个眉头紧皱,脸色阴沉如水。

因为,这一刻,他们都是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因为,他们吃惊的发现,在接下来的连番迎战之下,他们一方居然处处受制,始终处于下风,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各自都是时有损伤···

虽然,先前在永恒王庭一方修者的第一波攻击之下,他们各自的修者也都是有所损伤,但是,他们却都是并不在意,因为,那些损伤在他们看来,皆是因为,他们各自的修者,一时大意、不慎,才遭到损伤的。

可是,接下来的几次攻击,他们就有些懵了,都是感到很不可思议。

因为,先前的第一次损伤,他们都是还可以将一切归咎于是自己一方大意了,可是,接下来的攻击,总不能再这样认为了吧,因为,他们都是看的真切,在接下来的几波攻击,他们各自的修者,都是在力以赴,丝毫没有一丝的大意。

可是,就是如此,就是在如此的情况下,他们这一方的修者,居然还是挫败连连,被永恒王庭一方的修者,打的节节败退,时有伤亡。

怎么会如此?怎么可能会如此?不是说,永恒王庭一方的大军,都是前往落雪仙洲了吗?不是说,眼下的帝宫上,兵力空虚吗?可是眼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何会这样?

很显然,此事,根本不对劲。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这根本不应该啊!”一位青袍老者低吼,眉头紧蹙,脸色阴沉如水。

“是啊,这根本不应该,眼下,永恒王庭的主力大军,都在落雪仙洲之中,这帝宫山上,应该是兵力空虚才对,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战力?”

···

帝宫山下,一群老者聚在一起议论不休,个个面色阴沉,一张张苍老的脸上,满是不解与迷茫之色,他们想不到,实在是不明白,如今的帝宫山上,为何还会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清纯妹妹修长美腿温婉气质写真

“诸位道友,你们说,我们···先前有没有都猜错了。”这时,一位白衣白衣的老者,突然出言,眼神微眯道。

“猜错了?”闻言,在场的其他诸位老者,目光一凝,齐齐看向了那位白衣白发老者,异口同声的追问道:“道友,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我在想···我们会不会有可能是中计了!”那位白衣白发的老者,迟疑了一会,口中悠悠道。

“中计?”诸位老者脸色齐齐一变,神色极为的凝重,难道,他们真的是上当了?上来永恒人王的当?

“嗯。”那位白衣白发的老者,再次开口,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或许,永恒王庭的主力大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帝宫山。”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一位黑袍老者开口,反驳道:“我们先前可都是亲眼看到的,永恒王庭的主力大军,此刻,都是在落雪仙洲之中呢。”

那位白衣白发的老者,反问道:“若是,永恒王庭的大军,真的都是在落雪仙洲之中的话,那么你说说,眼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完,稍稍顿了下,白衣白发的老者,再次开口,补充道:“难道,事到如今,你们没有发现吗?以目前的情势来看,这帝宫山像是兵力空虚该有的姿态吗?换句话说,若是帝宫山上真的是兵力空虚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方修者,为何会连连吃亏?难道,凭我们的实力,两个兵临虚空的帝宫山,都是奈何不了了吗?”

闻言,在场的诸位老者,各自相视一眼,皆是一阵无言,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因为,白衣白发老者所说的话很对,让他们都是无话可说了,正如他所言,若是帝宫山上真的是兵力空虚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方修者,又怎会连连受损呢?

“说起,永恒王庭的主力大军,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位紫袍老者出言,对着周围的诸位老者,询问道:“我想问问,在场的诸位,先前你们有谁,看清永恒人王具体是带了多少大军,冲入大营之中的吗?”

“嗯?这个···”听到这里,在场的其他诸位老者皆是一怔,片刻后,他们彼此相似一眼,齐齐摇了摇头。

显然,他们都是没有看清,都是不曾注意。

“是啊,我们···我们从头到我,居然没有一个人,曾看清过永恒人王到底带了多少大军···”微微沉吟了下,诸位老者齐齐出言,各自的脸上,都是布满了震惊,关于落雪仙洲之中到底有多少永恒大军的这个问题,他们居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

一位紫袍老者眉头紧锁,眸光烁烁的道:“之前,永恒大军出现的太突兀了,再加上天色过暗,我们一时间,都是没怎么看清,再后来,等我们冲到大营外,可以看清永恒大军的时候,结果,却是突然被永恒人王搞出来的白雾,给遮住了视线,所以,对于落雪仙洲之中的永恒大军的数目,我们其实一直都是没有机会看清,不对,遮住视线···”

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双眼一睁,一脸恍然的道:“明白了,我明白了,先前我一直都想不到,永恒人王为何要无端的在大营的四周,搞出一些白雾,现在,我彻底的明白了,想必,他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故意不想让我们看到大营中的那些永恒大军的具体数量。”

“不让我们看到大营中,永恒大军的具体数量?”一位黑袍老者蹙了蹙眉,微微沉吟了下,接话道:“永恒人王这么做是为什么?他在隐瞒什么?难道是···”

说到这里,他浑身一阵,瞪着眼睛,惊呼道:“难道···落雪仙洲之中的永恒大军,只是一个幌子,永恒大军真正的主力,其实一直都在帝宫山上···”

“若···若是如此的话,那岂不是说,兵力真正空虚,不是帝宫山,而是永恒人王那边?”闻言,诸位老者相视了一眼,都是突然怔住了,一个个的喃喃自语,异口同声的道。

“走,快走!快去落雪仙洲!”

“所有弟子听了,速速撤退,速赶往落雪仙洲!”

“快快快,抓紧时间。”

···

片刻的呆滞之后,下一瞬间,在场的诸位老者,都是大吼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各自的修者,火速朝着落雪仙洲的方向冲去了,他们一个个的都是非常着急,都是恨不得,立刻冲到落雪仙洲之中去,想要尽快的冲到永恒大军所在的那个大营外。

同时啊,此刻,他们也都是在暗自在心中自责,恨自己太过大意,居然白生生的错过了一个诛杀羽皇的大好机会,眼下,他们心中唯一的期盼,就是,希望还能够赶得及,希望永恒人王还在落雪仙洲之中。

只是可惜,希望终究是希望,并不是事实上。

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着不慎,便是再无机会了。

不得不说,那些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的动作,真的很快,那些老者的反应,也确实很及时,只可惜,依旧是晚了,羽皇又不是傻,怎么等着他们,等到这些超品势力之中的修者,再次赶回来的时候,大营中仅仅是剩下一片片染血的尸体以及残肢断臂,而至于羽皇等人,早已是不知何去。

“啊!可恶!”

“可恨!是在可恨呐!”

···

眼见于此,那些在场的老者,都是忍不住大吼了起来,声音中满含愤怒与悔恨,他们实在是太悔了,因为,一个大好的机会,大好的诛杀羽皇的机会,被他们给生生的错过了。

···

星夜下,帝王仙洲的边缘之地。

一群,原本正在朝着帝宫山的方向狂奔的修者,突然间,都是停了下来,齐齐转身看向了落雪仙洲的方向,他们不是他人,正是刚刚解决了诸多一品势力的羽皇等人。

至于说,他们为何突然停下来,原因无他,因为他们都是听到了那群老者的怒吼声,他们的声音极为响亮,此际,不止是他们,恐怕,就是整个七千洲之中的,恐怕也没有听不见的吧。

“啧啧,你听听你听听,这声音···哎呦,那真是怎一个悔字了得?不知道还以为他们这一个个都是失手错杀自己的亲子似的!”金猪一阵咂舌,言语中满是同情之意,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同情之色。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本道爷同情他们。”无杀双手合十,口中连宣佛号,但是脸上却是毫无悲悯之色。

“想来,此次之后,七千洲之中的那些势力,应该都是长记性了吧?”羽皇眼神微眯,悠悠低语道。

“应该吧,毕竟这一次,我们搞出的动静,可是着实不小啊!”

“走吧,我们赶紧回去吧!”

···

次日,七千洲轰动,各方势力为之惊恐。

能不惊恐吗?一千多个超品势力,加上两百多个顶级的一品势力,联合一处,组成联盟,并且布下杀局,意图围杀永恒大军,然而,结果却是出人意料,一战之后,足足两百多个一品势力,军覆没,就是连那些一千多个超品势力,也都是各自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

而反观永恒王庭一方,却是安然而返,宛若没事人似得。

“这永恒王庭,得是有多么强大的战力?”这几乎是,整个七千洲之中,所有生灵的共同心声。

永恒王庭一战惊世,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永恒王庭的事,还未平息,很快,又一件令世人震惊的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