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分房子呀?”第二天一清早,李老和李狗蛋一伙人正式汇合,一群人在酒楼的下方吃着那贼贵的早点,李狗蛋望着正在美滋滋用手机选地方的陈羽瞳好奇的问道:“几环呀?”

“谁要燕京的房子?”陈羽瞳摆着手道:“又干又冷又是雾霾的,李老既然承若了位置任选,我当然得挑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了,你说厦门怎么样?”

“哦….那地方倒是不错……”

李老在一旁闻言嘴角一撇,总感觉这罗浮的几个弟子市井气很重,一点仙家子弟的风范都没有,这要是每个罗浮子弟下山都得要套房子的话,自己看来得多申请一点经费了….

说起经费他又想起了眼前这死贵的早餐,不由暗叹:第一门派也免不了有俗气的时候呀…..

田老:“一个麻圆要卖一百块一个,你们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客官得谅解呀…..”正端豆浆上来的服务员见状笑眯眯道:“咱这地方运费贵着呢,平时人烟又少,也就三年一次这一波有点赚头….”

“所以就死命的宰是不?”田老没好气的喝了口豆浆道。

“客官说笑了,咱这也不算坑人,咱这种物和水都来自昆仑,带着仙气的呢…..”

“切,你忽悠谁呢?”田老不屑的白了对方一眼:“真带仙气的地方老田我又不是没见过….”

“哟,这世上还有比咱昆仑更带仙气的地方?”

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突然想起,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一个粗嗓子,几人抬头一看,便见一个身材魁梧,穿着昆仑道袍的高大男子。

小清新私房粉嫩美女街拍图片

那男子望着李老突然笑道:“哟,是李老呀!”说着也不客气,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就伸手拿了一个包子塞嘴里。

李老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王道长好久不见…..”

“这人谁呀?”正在啃油条的李狗蛋闻言低着头问旁边的李老道。

李老咬了一口麻园,轻声道:“昆仑王道信,十二金仙王长老的首徒,这次演武夺冠热门,你们这次擂台上说不定能碰上…..”

“老头,你说那带仙气的地方,不会就是他们罗浮吧?”王道信望着田老笑道。

田老闻言冷冷一笑:“是不是,你家师长没和你们说过吗?”

“还真没说过…..”王道新笑道:“罢了,等我这次拿了头筹,自然有机会去他们那罗浮看看….”说着不再理会田老,而是望向李狗蛋三人:“你们罗浮今年就你们三人参赛呀?”

狗哥低头吃着东西没有理会,而陈羽瞳则是继续在手机上挑选着自己新家的合适低端,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什么王道信,完全没兴趣。

唯李狗蛋笑着回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吗?”

“十个名额只来了三个,还都乳臭未干的娃娃,怎么?你们罗浮是没人了吗?”王道信很不客气的挑衅道。

“没办法呢……”李狗蛋闻言笑道:“年长一点的师兄师姐们太厉害,派过来显得有些欺负人了,高个里挑矮个,便是我们三来了,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意义…..”

“哦?”王道信冷笑道:“为什么?”

李狗蛋:“如果阁下这种水平都是夺冠热门的话,那无论我们门里挑谁来…..似乎都有些欺负人了…..”

“咳咳…..”狗哥和旁边两个老人闻言都被豆浆呛了一下,不由暗道:这李狗蛋平时表现得像个邻家小姑娘一般惹人喜爱,没想到怼人也能怼得这么犀利的….

果然,那王道信听了这话,一张脸顿时黑成了煤炭,冷声道:“丫头,你倒是真敢说呀….”

“实话实说而已……”李狗蛋无聊的用筷子搅拌着豆浆道。

李老苦笑了一声,便要开口劝说一下,看这架势,怕不再说两句就要打起来的节奏。

正待说话突然电话铃音一下响起,李老愣了一下,打开一看来电显示连忙道:“小赵呀,哦,秦门主终于到了吗?好好好,你把她接过来就是,其他三个小娃娃都在我这儿呢…..”

李狗蛋一伙人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狗哥愣了一下道:“薇林….咳咳,秦门主和老爷子手下在一起的吗?”

“是呀…..”李老爷子古怪道:“你们那门主好像久未出世,对外面一切挺好奇的,当时便向我要个向导,我便叫小赵等人招待她到处看看,没想到这演武快开始了他们居然逛着逛着逛到云南去了,我都以为你们这次带队的会是另外一个长辈,没想到小赵打电话来说带队的就是她…..我这不赶紧叫小赵把她送过来了嘛……”

众人:“……..”

秦门主?

那原本一副要爆发的王道信听到这个名字后一下沉默了下来,并没有继续和对面那女子纠缠,显然是想看看这所谓罗浮长辈的风采。

这秦玄机是情报里除了那位罗浮掌门外唯一一个露面的罗浮高层,实力深不可测,听自家师傅说,连拥有翻天印的大长老在对方手底下都吃了亏,这般人物他还是想见识一下的…..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一队军用越野车带着一阵轰鸣声停在了酒楼外面,顿时引起一堆人围观,随即在一队士兵的护持下,一白衣女子从车里缓缓探出,那模样一经面世,一群围观的人都呆立在了原地。

这让一旁护卫的小赵微微苦笑,周围人的反应她这些天见过太多了,说实话作为一个女子,天天护送这种神仙级别的女人,她都感觉要自闭了….

“好美的女子!”王道信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激动,豪不吝啬的赞美道:“这才是英雄好汉应当有的女人呀…..某必娶之!”

狗哥等人闻言白眼一翻,正想讽刺两句之时,突然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出现了…..

“哎呀,秦门主好久不见呀……”

一个穿着正装,长得文质彬彬,还带着一副眼镜的男子率先迎上。

李狗蛋一口豆浆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后愣愣道:“那人看起来好眼熟呀,咦?不是昨晚你们刘家亲戚堆里面的吗?”

狗哥无言的捂了捂头,那献殷勤的中年人正是自家二伯…..

他其实刚才就注意到刘文昊和他爹在跟着他了,原来是蹲这个?

不过他很好奇,他们蹲点截住他们导师想干嘛?

“哦?你是世宇家的长辈?”薇林一下认出了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中年人。

“哎呀,劳您还记得在下,真是不甚荣幸呀…..”中年人笑呵呵道。

薇林点了点头,随即笑道:“您找我可是有事?”

“啊,是这样,确实有点事想要劳烦仙长……”

————————————————

一刻钟后,刘家一伙人皆都聚集在了老爷子房中,一群人陪着笑脸的同时眼中都暗自露出了愤愤之色。

“仙长,是这样的,这不是世宇那里有两个名额吗,咱们家考虑了一下,打算在小辈中挑选两个最有资质的去,这不听说您来了,便想麻烦您帮忙看看…..”

刘老爷子望了望自家那儿子,心中冰凉到了极点,他没想到自家这个二儿子居然能自私到这种地步!